打贏攻堅戰 脫貧奔小康
中國扶貧網扶貧聚焦訪談講話
專訪國務院扶貧辦原主任范小建:精準扶貧要切實防止平均主義
時間:2017-03-07 11:51來源:澎湃新聞作者: 陳竹沁

使命召唤ol先行者行动 www.ccmhe.icu

范小建

       全國政協委員范小建做過6年國務院扶貧辦主任,卸任后到現在也還是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主任。每年兩會,他的大量建議和發言都圍繞著扶貧工作展開。
        不過,范小建還有另一個身份: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會長。1976年,23歲的他剛大學畢業,就到西藏工作了3年,5年后又二度進藏,做過自治區黨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、自治區政府經濟體改辦主任。就在去年他還出版了《西藏農牧業發展方式研究》的專著。
       今年兩會上,結合藏區和扶貧的雙重工作經驗,范小建準備提交一份提案,建議國家設立專項解決西藏及四省藏區牧區牛糞撿拾車問題。
       “因為在西藏工作多年,我對藏區的事比較關注。我總有一個感覺,中國這么大,就算是全面小康了,東中西部的情況肯定是不一樣的,城市和農村肯定是不一樣的,農村和牧區也肯定是不一樣的?!狽緞〗ǜ嫠吲炫刃攣牛╳ww.thepaper.cn)記者。
       據范小建介紹,根據最近的調查,西藏農牧區80%以上的生活能源要靠燒牛糞,在牧區這個比例更高,而這種情況到2020年也不會有大的改變。對牧民而言,撿牛糞是一項繁重的體力勞動,且主要是靠婦女來干。
       “剛巧,中國農業大學的師生在社會實踐中發現了這個問題,研制了牛糞撿拾車,我們就一拍即合了?!狽緞〗ㄋ?,這種高原牛糞撿拾車效率是傳統方式的5-10倍,造價也較低,每輛不足1000元。他建議將高原牛糞撿拾車列入國家農機補貼目錄,同時在西藏和四省藏區設立扶貧專項,對于建檔立卡貧困戶購買撿拾小車進行再扶持。
       據其測算,如果按每臺車補貼30%計算,西藏及四省藏區牧區總共需要2.1億財政資金。針對西藏及四省藏區大約25萬戶建檔立卡貧困牧民,如每戶補貼700元,所需財政補貼資金大約1.75億。如再擴大到內蒙和新疆,所需財政補貼資金總量在10億元左右。
 “做點老百姓身邊的事,感到心里很踏實?!狽緞〗ǘ耘炫刃攣偶欽咚?。在澎湃新聞專訪過程中,他也多次敲打地方扶貧干部,“做好精準扶貧,必須堅持‘扶真貧’的原則,切實防止‘平均主義’”,“一切從實際出發,從人民的利益出發,這一條最重要?!?br/>   要算賬,但不能只算賬
      澎湃新聞:去年國務院扶貧辦曾介入調查甘肅楊改蘭事件,事件暴露了扶貧工作中的哪些問題,系統內部對此有沒有一些討論和結論?
       范小建:楊改蘭事件令人非常痛心和震驚。因為我沒有介入相關調查,所以也不了解更多情況。我知道的是,甘肅省在事件之后,進一步提高了扶貧退出的標準,嚴格了退出程序,努力防止相關問題的發生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您曾多次提過“不能搞所謂的數字脫貧和假脫貧”,在這方面就您所知地方上有哪些不當的做法,您認為科學的脫貧衡量指標應該是怎樣的?
       范小建:不當做法很難一一列舉??梢韻蚰憬檣芤桓鑾榭?,去年扶貧系統進展建檔立卡“回頭看”,動員了近200萬人進村入戶開展核查,共剔除識別不準的人口929萬,又補錄了貧困人口807萬,識別的精準度進一步提高。各地嚴肅查處建檔立卡中弄虛作假、失職瀆職、優親厚友等行為,處理相關責任人7465名。
       中央辦公廳在2016年4月頒布了《關于建立貧困退出機制的意見》?!兌餳訪魅?,貧困人口的退出,要以戶為單位,要在貧困人口年人均純收入超過國家標準,實現“兩不愁、三保障”的前提下,經過民主評議,村兩委和工作隊核實,貧困戶認可,公告公示后才可以退出。
       實際上,在《意見》出臺之后,各地都在實踐中探索。中央一再強調,不能用簡單算賬的辦法把貧困戶“算”出去。人均收入超過國家標準只是脫貧的基本條件,而能否實現“脫貧”,還要看能否真正實現“兩不愁、三保障”。所以,有的省就適當調高了脫貧標準,“三保障”的實現情況還要由主管部門簽字才行。這是我了解的一些情況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在目前各級簽訂責任狀、抓時間表的情況下,如何保證效率和質量的統一,在機制上避免基層干部“運動式扶貧”的傾向?比如在基層干部考核上有沒有一些辦法?
       范小建:要防止急于求成、趕進度和層層加碼。我看一是要注重教育,二是要嚴格督查。各級領導干部一定要樹立正確的政績觀,堅持實事求是,一切從實際出發,從人民的利益出發,這一條最重要。
       其實,從目前的政策力度和工作力度來講,總體上實現2020年脫貧攻堅的任務是有條件的。但千萬不能搞形式主義,甚至弄虛作假。此外,要做好精準扶貧,必須堅持“扶真貧”的原則,切實防止“平均主義”。
      對基層干部的考核我沒搞過,我想也應該貫徹上述精神,要算賬,但不能只算賬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在目前的掛包幫機制下,出現了精準扶貧補助差異化問題,有個說法叫“領導送牛、職工送雞”,您怎么看這種現象?
 范小建:針對掛鉤幫扶,國家沒有統一要求。幫扶單位和干部個人的能力不同,從來不能要求整齊劃一。
      少數貧困縣貧困發生率還在20%以上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最近井岡山和蘭考相繼宣布率先成為脫貧摘帽的貧困縣。在您看來其中最關鍵的環節是什么,831個貧困縣要達到摘帽標準線,難度大嗎?
       范小建:能夠做到實實在在率先脫貧是好事。中央辦公廳關于建立貧困退出機制的意見規定,貧困縣的退出,要以貧困發生率為主要衡量標準。原則上貧困發生率降至2%以下,西部地區要降到3%以下。退出的程序是:縣提出,市初審,省核查,確定退出后向社會公示征求意見,再由省審定報國家。國家還要組織專項檢查。
       832個貧困縣全部退出不是一件輕松的事。因為據了解,有少部分貧困縣到去年年底的貧困發生率還在20%以上,還有4年的時間了,這要付出極其艱苦的努力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精準扶貧現在還有哪些“難啃”的硬骨頭,目前探索了哪些好的辦法?
       范小建:生態貧困地區、因病返貧和喪失勞動力或缺乏勞動力的家庭,這都是一些比較難啃的硬骨頭。
       我認為,對于不同的生態類型地區而言,要有不同的對策。青藏高原缺溫,沙漠化地區、黃土高原缺水,石漠化地區缺土,這些地區都天然地缺少某一種農牧業發展的元素。對于這些地區首先是要因地制宜地調整生產結構,然后就是發展設施農業,體現防災避災的要求,再有就是開展勞動力的轉移培訓,通過外出打工增加更多收入。在市場經濟條件下,農牧業發展要面臨自然和市場的雙重風險,要解決的問題的確不少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目前對因病返貧的全面摸底情況如何?怎么解決?
       范小建:2016年,經過衛生部門和扶貧部門的認真核對,有病人的貧困家庭大概是553萬戶。對于因病致貧的群體而言,一方面要通過落實合作醫療、大病統籌、大病救助、低保等措施,完善兜底性的制度保障,另一方面就是要努力改善生存環境。我知道有些地方病高發的地區,通過移民搬遷等措施,改變了他原有的生存環境,發病率就明顯下降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在推進“低保兜底”“兩線合一”工作方面,各地進展如何?
       范小建:低保與扶貧兩項制度的銜接,在一些地方有一些新的探索,比如青海和湖北,去年都實現了把全部低保人口全部納入建檔立卡,為“兩線合一、低保兜底”創造了條件,奠定了基礎。
權力下放到縣,還有點接不住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十三五規劃綱要明確提出,要建立扶貧政策落實情況跟蹤審計機制。去年審計署幾次公布相關審計報告,都提到扶貧資金閑置、被套取,許多扶貧項目效果不佳。針對這些情況,您認為問題根源分別在哪里,有什么對策建議?
       范小建:產生這個問題原因比較復雜。但從大的方面看,大體上是不是有這樣幾個原因,一是資金相對比較充裕了,二是資金管理權限和項目立項權從省下放到縣之后,下面還有點不適應,還有點“接不住”,三是相關的制度還跟不上,四是人的管理能力,包括政治素質、業務素質,以及人力本身。
    解決的辦法,一是完善制度,管理權限下放要有一套相應的管理制度,二是教育和培訓,要使大家懂規矩,三是監督,內部的審計和外部的監督都需要,四是懲治,對敢于以身試法者要嚴肅懲治。
       澎湃新聞:目前部分地區貧困村“空心化”率問題較為突出,這給扶貧工作帶來哪些困難?
       范小建:“空心化、老齡化”是當前面臨的一個突出矛盾。需要研究更有針對性的措施。但我認為,很難一概而論。一個村子,年輕人大部分都走了,是不是就不管了,要看具體情況。我知道,在有些地方,引進某些企業對舊村莊進行修舊如舊的改造,然后發展旅游,效果也很好。有些地方,人走了,但地還在,通過土地流轉,引入龍頭企業,為產業發展創造了新的機會。當然,對于留下來的老年人,也要有針對性的解決辦法。民政系統的“幸福院”不失為一種有效的選擇。

責任編輯胡曉華
標簽扶貧聚焦    
扶貧聚焦
參與互動
010-67101700
公共微信
  • 友情鏈接
關于我們| 網站介紹| 管理團隊| 歡迎投稿| 使命召唤ol先行者行动| 聯系我們
主管: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 主辦:全國扶貧宣傳教育中心 版權所有:《中國扶貧》雜志社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太陽宮北街1號共濟大廈15層 郵編:100028 熱線電話:010—67101700
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扶貧網:XXX(署名)”除與中國扶貧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
經允許禁止轉載、使用,違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請與我們聯系。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扶貧網)”的作品,均 轉載自其它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京ICP備18061949號—1 北京市公安局備案號110105005973